狂犬病、米格魯、化妝品、小鼠,然後呢?

圖片作者為Elaine Vigneault,取自:http://www.flickr.com/photos/27777934@N00/351169452/in/photolist-x2QrJ-yQ4JY-zudNj-BXeiS-G1iBR-JyXi8-24w7NQ-29ziHY-3AzYtj-4fX7wq-4n2XEt-4qvpmi-4qvq3r-4qvrGX-4qvs6a-4qvuB6-4qvvf8-4qvA3X-4qw9Hr-4qwama-4qwaV8-4qwdZ6-4qwgfa-4qwhfP-4qyagr-4qyaKX-4qybYH-4qzsyL-4qzx1d-4qA3Cs-4qAhUj-4qAiX9-4qAjqb-4qAk6U-4qAoty-4qCcPd-4qCdyY-4qCdLw-4qCefJ-4qCfpm-4tdVA1-4DUpzq-4FfmN8-4Ffnie-4FjyJU-4FjzeY-4FjB37-4HSPZG-4HSQ7G-4K5UGC-4PndfM。本圖符合CC授權規範。

 

前陣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佈將以米格魯進行狂犬病毒的活體實驗,引起關心「動物福利、犬貓」人士的反對與批評。目前指揮中心已宣佈暫緩,並決定先以小鼠進行初步實驗;儘管爭議似乎有稍微紓緩的跡象,然而這場因狂犬病動物實驗引起的對立卻還是持續當中。

在這段期間,關心「動物福利、犬貓」人士的反對聲浪引起了諸如「偽善」、「雙重標準」的譴責,例如:「只關心米格魯,不關心其他實驗動物」;而在官方決定改以小鼠進行實驗時,也有出現「之前用米格魯的時候很生氣,為什麼現在就不生氣」的聲音。儘管個人認為部分關心「動物福利、犬貓」人士在抗議以米格魯進行實驗時,的確有出現不合宜的言論與行為,卻不宜用「偽善」來譴責。

 

「偽不偽善」真的那麼重要嗎?

在此根據對米格魯以及其他實驗動物的態度,將人們分為六類:

1. 關心米格魯,同時也關心其他所有的實驗動物

2. 關心米格魯,同時也關心其他部份的實驗動物

3. 關心米格魯,卻不關心其他任何的實驗動物

4. 不關心米格魯,卻關心其他所有的實驗動物

5. 不關心米格魯,卻關心其他部份的實驗動物

6. 不關心米格魯,同時也不關心其他任何的實驗動物

 

在這六類當中,我們可以發現只有第1、6類才是「標準一致」的,其他四類都很難逃過偽善的批評。我認為儘管部分反對米格魯實驗人士的言論或行為未必合宜,但是願意關心自己以外的生命,那份心就是一個好的特質,如果這麼強調偽善,難道是要他們「除非可以關心所有動物,否則就完全不要關心」(因為這樣才夠不偽善)嗎?

 

大部分的人都是偽善的

如果仔細思考,我們可能都能發現自己偽善的一面,只是偽善的對象不一樣,例如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有「寬以待己,嚴以律人」的傾向,會比較在意別人犯的錯,對於自己的錯誤就比較可以包容;另一個例子是當我們被傷害而感到生氣時,如果旁人要我們不要那麼生氣,我們可能會辯解「自己並不是因為自己被傷害才生氣,而是因為對方的『行為本身』就是一個錯誤才生氣」,然而當對方去傷害其他人的時候,我們又好像沒那麼生氣了。因此,如果「偽善」的特質這麼普遍,我們究竟是基於什麼理由,會需要拿大多數人都有的「偽善」特質,來譴責特定族群的人呢?我認為,我們可以評論某些反對米格魯實驗人士的認識不足、言論行為不合宜,但是譴責偽善或許就沒那麼適當。

 

「完全不犧牲」才是尊重、關心動物嗎?

在這波米格魯實驗的風波中,有人主張為了「尊重生命」,因此堅決反對犧牲米格魯進行實驗。這樣的主張讓我想起,現代人類生活有許多層面是建立在「犧牲其他動物」的基礎上,包括飲食、衣物、醫藥研究、化妝保養及清潔用品測試、動物圈養等層面不僅犧牲了「被利用的動物」,也會透過棲地破壞、外來入侵種、汙染等方式傷害到其他動物。舉出這些並不是要主張「反正都已經犧牲這麼多了,所以再犧牲多一點也沒差」,而是在「動物的犧牲」已成為當前事實的情況下,如果可以從監督流程下手,並且推動替代方案的開發,或許就更能有效地減少動物被犧牲的情況,以這次的狂犬病動物實驗為例,關心「動物福利、犬貓」人士可以對實驗單位提出下列問題:

1. 做這些實驗的目的是什麼?是否必要?所得到的實驗結果對於日後的防疫策略有什麼影響?

2. 所使用的實驗方法是否能達到原本的目的?是否有考量其他替代方案?

3. 在實驗過程中,實驗動物是否受到妥善的對待?

 

我承認即使這些問題都有被回答,最後實驗的值行與否還是會面對「價值選擇」的問題,但是至少這些問題可以在流程上盡量減少對動物的傷害,並且讓雙方的焦點集中在實驗必要性、妥善性的溝通,幫助實驗單位做更多的考量,而非指責實驗單位「不尊重生命、沒有人性」。

 

米格魯、小鼠「本來」就是實驗動物?

在支持米格魯實驗的一方,曾經聽到「米格魯本來就是常用實驗動物」的聲音;然而事實上,沒有什麼動物「本來」就是實驗動物,而是「因為我們人類想要活下去,目前又找不到其他辦法,所以只好犧牲牠們,把牠們培育為實驗動物並加以利用」。如果有這樣的認知,我們就比較能夠把實驗動物視為「生命」,並且抱持尊重與感恩的態度,而不是把實驗動物視為「物品」,把牠們的犧牲視為理所當然。

 

在這次米格魯實驗所引起的風波,不論是政府單位,還是米格魯實驗的支持、反對方都有可以學習、進步的地方。除了狂犬病防疫政策的溝通、動物實驗的流程,我們也可以反思人類對於其他生命的依賴。期望之後的討論(如果還有的話XD),可以讓整個過程成為社會學習的過程,並且成為一個生命教育的實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