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價還是無價值:什麼樣的瀕危物種才有「資格」被保育?

無價還是無價值:什麼樣的瀕危物種才有「資格」被保育?

圖片來源:Baillie, J.E.M. & Butcher, E. R. (2012) Priceless or Worthless? The world’s most threatened species. 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 United Kingdom.

1970年代福特汽車的Pinto是熱銷車款之一,但是這款車卻有個重大缺陷:當它的車尾被撞上時,容易導致油箱爆炸。這樣的缺陷在當時造成了500人被燒死,而事後調查發現福特早已知道車子的缺陷,但是在把「油箱爆炸導致的可能傷亡人數」、「每人燒傷賠償金額(67,000美元)」、「每人死亡賠償金額(20萬美元)」及「為所有車輛加裝安全裝置的費用」納入本益分析後,他們發現直接賠償「比較划算」,因此決定不改正缺陷(註)

聽起來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如果你是因為福特把人命標上價碼來進行本益分析而感到奇怪,或許可以進一步思考這個問題:瀕危物種一定要有經濟價值,才能獲得被保育的「資格」嗎?

一定要有經濟價值,才能獲得被保育的「資格」嗎?

每次向別人介紹生物多樣性的時候,總是會提到生物多樣性對人類生存的重要性,希望能藉此讓對方覺得生物多樣性與自己切身相關,因而願意加入保育的行列。但是對於比較沒有經濟價值的物種該怎麼辦呢?

對於這樣的問題,去年國際保育聯盟(IUCN)與倫敦動物學會(ZSL)共同出版了一本名為《無價還是無價值?》(Priceless or Worthless?)的手冊,內容是介紹由8,000位科學家所選出100種受威脅物種,包括動植物與真菌。這些物種有兩個共通點:第一,這些物種都是因為人類而瀕臨滅絕,並且幾乎所有的物種都可以透過人類的努力而免於滅絕,亦即人類可以決定這些物種的生死;第二,就目前而言,這些物種沒有什麼重要的經濟價值,就算滅絕也幾乎不會對人類造成影響。在了解這些物種的共通點後,我彷彿聽到牠們在對人類提問:

「是不是一定要具備重要經濟價值,你們才會願意對我們伸出援手?」

如果長得不可愛…

有人會因為「動物很可愛」或是「植物很美」之類的原因而支持保育瀕危生物;事實上許多以貓熊等明星物種為號召的保育運動也是運用這樣的心理,藉此引發大眾對生物多樣性的關注。但是,如果長得不可愛該怎麼辦呢?為了替那些比較不討喜的生物爭取關愛的眼神,最近英國生物學家華特(Simon Watt)成立「醜陋動物保護協會」(The Ugly Animals Preservation Society),並且呼籲「不要再愛貓熊」,希望大家能多關注其他不那麼可愛的瀕危動物。

保育的理由

由於不少人的確是因為重視具經濟價值及可愛的物種,才開始認識整體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因此這裡並不是要否定大眾對於這類物種的重視,而是希望藉此更深入地思考:

1. 究竟我們是如何對瀕危物種能否獲得保育的資格做「判決」?

2. 如果我們只專注於為物種標上價格,是否會失去其他更重要的東西,就像王爾德(Oscar Wilde)說的「如今我們知道所有事物的價格,卻對它們的價值一無所知」(Nowadays we know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and the value of nothing.)?

3. 除了利益與可愛,是否還有其他保育的理由,例如物種有沒有存續的權利或既存的內在價值?

這些問題並沒有標準答案,但是深入思考將有助於讓生物多樣性在我們自身的價值體系中有更清楚的定位。

註:出自  邁克‧桑德爾(2011)正義:一場思辨之旅。臺北市:雅言文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