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思考:看待生物多樣性的整合性觀點

系統思考:看待生物多樣性的整合性觀點

圖片來源:http://cdn1.cdnme.se/cdn/8-1/3129242/images/2013/5928866_460s_50f6e1d69606ee55b7385de6.jpg

巴美拉環礁(Palmyra Atoll)位於太平洋中部,上頭分佈著以無刺藤(Pisonia grandis)為主的森林,而海鳥在森林築巢時,會把海中的營養帶到環礁上,對於維繫環礁上的生態系扮演重要角色。由於人為引入的老鼠威脅海鳥生存,因此管理單位決定採用毒殺方式移除老鼠。乍聽是個直接了當的解決方案,但是當老鼠族群下降後,另一個外來種—椰子樹卻增加了,因為老鼠下降時,也減少了對椰子樹小苗與種子的取食。因為椰子樹會排除本土樹種,而海鳥不會在椰子樹築巢,所以造成海鳥族群下降。

聽起來是不是很奇怪:原本為了搶救海鳥族群的措施,卻導致海鳥族群下降?

接下來讓我們把場景換到羅馬尼亞。1967年羅馬尼亞政府為了提高出生率,禁止人民墮胎及避孕。政策實施後,一開始出生率的確是上升了,後來卻因為非法墮胎盛行而下降,此外還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非法墮胎使婦女更容易死亡,而許多因為家庭養不起小孩,使許多孩子成為孤兒。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們的方案不僅無法解決問題,還產生意外的副作用呢?這就是我們這次的主角—系統思考所要探討的課題了!

什麼是系統思考?

我們平常習慣使用線性思考,對於某一個問題,通常只要找到一個因子就會說「就是它了」,比較不會去思考其他可能的因子,以及這些因子之間的交互作用,所以「如果老鼠威脅海鳥生存,那就把老鼠滅掉」,或是「如果墮胎避孕會讓出生率下降,那就禁止墮胎避孕」,也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相反地,系統思考是「非線性思考」,它促使我們針對一個問題,盡可能去蒐集所有的因子,並且去研究這些因子的組織與互動如何導致問題的發生。

為什麼需要系統思考?

現實世界是複雜的系統,不同的元件之間的互動,構成了巨大複雜的因果網路,此外這個因果網路是動態的、會隨時間變化,而系統思考能夠幫助我們認識整個系統。因此,一個熟練的系統思考者不會只專注於個別事件,還會繼續往「長期變化」、「結構」與「心智模式」三個層次探究,接下來我會用「低生育率」的例子,分別介紹這三個層次:

長期變化

關注的問題這個現象在過去是否一再地發生?多久發生一次?每次發生的強度為何?

實例:低生育率只是短期的偶發事件,還是長期的現象?過去生育率的走勢為何?

結構

關注的問題造成這個現象的因子有哪些?這些因子之間如何互相影響?

實例:除了避孕墮胎,還有哪些因子會造成低生育率?例如經濟狀況、環境品質、醫療照護、教育、生育意願……

心智模型

關注的問題這個現象的背後有什麼樣的信念與假設?

實例:生育率低,是因為父母「不喜歡小孩」還是「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撫養小孩」,或是其他原因?

除了幫助我們發掘上述三個層次,系統思考也提供工具讓我們把概念、思考化為更清晰的模型以供檢驗,讓我們所描繪出來的系統能夠更接近現實世界的狀況,並且以此為基礎,找到能夠較容易改變系統的「槓桿點」(leverage point),也就是能事半功倍的下手處!

現在你可能會好奇,後來羅馬尼亞是怎麼解決低生育率的問題?

我想那個問題在當時應該算是沒有被解決吧!因為當年制定那個政策的統治者(Nicolae Ceausescu)後來因為強硬的施政手段被推翻了(XD),不過我們可以看看瑞典在1930年代針對低生育率問題的處理方式。

瑞典政府首先與人民找到了共同的目標–孩童都能獲得良好的照護;每一個孩子都是因為父母想要才被生下來的,而且都能被妥善地養育,獲得良好的醫療與教育。在這樣的基礎上,瑞典政府推行一系列政策,包括免費避孕與墮胎(因為每一個孩子都必須是因為父母想要才被生下來)、廣泛地性教育、更簡易的離婚法律、免費的生產照護、扶助貧困家庭以及增加對教育與醫療的投資。之後雖然瑞典的出生率從1930年代的低點13.7‰(1933、1934年)上升至1944年的20.6‰,而且在之後還是有高低起伏,卻已不再因生育率的起伏而感到恐慌,因為整個國家(系統)已經在為更重要的目標(孩童受到良好照護)而努力。

系統思考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

雖然我們很少看到「系統思考」這個名詞與生物多樣性並列,系統思考確實改變了我們對生物多樣性的看法。在系統的觀點下,生物多樣性不再只是一堆基因、物種、生態系的集合,而是複雜的動態系統。因此,在基因層次,我們會好奇生物的分子機制、過去的演化歷史與環境因子如何造就多樣的基因;在物種與生態系,我們不僅關注物種本身,也會關心不同物種與環境間的互動如何形成生態系的功能。

在生物多樣性的保育及永續利用方面,系統思考促使我們把「人為因子」(例如社會、經濟與文化)納入考量,並且開始重視生物多樣性的跨領域整合研究。特別是在議題的參與者是來自不同背景的時候,由於跨領域議題本身的複雜性,加上每個人對議題的認知都會受限於自身背景,使個人難以觀照整體,而系統思考能幫助我們整合所有參與者的認知,以增進對議題的全面了解,藉此更有機會獲得共識並提升決策品質。

大部分執行生物多樣性研究的主體是「團隊」,包括政府機關、研究單位、非政府組織、企業的相關部門或其他關心生物多樣性的社群組織。由於生物多樣性議題具有複雜(牽涉到不同層面)與動態(會隨著時間變化)的特性,因此團隊成員之間的溝通、整合與團隊的學習就會顯得非常重要;而系統思考長期在組織管理的實務經驗,已證實它能幫助團隊內部的溝通整合,並促進團隊的學習,因此透過把系統思考應用於生物多樣性團隊的經營,將有助於生物多樣性工作的推動!

參考資料

Sterling, E. J., Gómez, A. & Porzecanski, A. L. (2010 ) A systemic view of biodiversity and its conservation- Processes,interrelationships, and human culture. Bioessays 32: 1090–1098.

Meadows, D. H. (2009)Thinking in System: A Primer. London, UK: Earthscan.

彼得‧聖吉(1994)第五項修練(郭進隆譯)。台北市:天下遠見。

廣告

One thought on “系統思考:看待生物多樣性的整合性觀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