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環境角度談柴契爾夫人

Thatcher

圖片取自Climate Desk (http://climatedesk.org/)

人稱「鐵娘子」的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在今年4月8日逝世,當時國內主流媒體密集報導,網路上也充斥著對於柴契爾夫人的功過評論,卻幾乎沒有從環境角度來剖析。儘管如此,如果在Google用「Thatcher」和「Climate Change」作為關鍵字來搜尋,可以發現國外有許多媒體與部落格從環境角度談論柴契爾夫人。因此,我打算蒐集一些資訊,從環境的角度來切入,來談談我們比較不認識的柴契爾夫人。

要談論環境面向的柴契爾夫人,就不得不提到她在1990年第二屆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的演說。在那場演說中,她點出了人類發展困境的關鍵:

自啟蒙時代開始,兩個世紀以來我們假定無論科學有何進展、經濟有何發展、人口增加多少,世界仍會照常運行。那就是進步,就是過去我們所要的。

(For two centuries, since the Age of the Enlightenment, we assumed that whatever the advance of science, whatever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whatever the increase in human numbers, the world would go on much the same. That was progress. And that was what we wanted.)

現在我們知道這再也不是真的了。

(Now we know that this is no longer true.)

我們越來越注意到日益失衡的情形,不論是在人類與其他物種之間,在人口與資源之間,以及在人類與我們所屬的自然秩序之間。

(We have become more and more aware of the growing imbalance between our species and other species, between population and resources, between humankind and the natural order of which we are part.)

此外,也強調了世代正義以及對自然的責任

目前氣候變遷的危險雖然還未可見,但卻足以讓我們做出改變與犧牲,如此我們才不會以犧牲到後代子孫。

(The danger of global warming is as yet unseen, but real enough for us to make changes and sacrifices, so that we do not live at the expense of future generations.)

我們必須想起對自然的責任,以免來不及注意到這件事。 這份責任是持續不變的,它永遠不會結束。只要我們還會呼吸,它就會存在。不論我們在吃或睡、工作或休息、出生或死亡,它都會在那邊…。只要我們希望住在一個昌盛的星球,並且把它交給我們的後代子孫,那份責任就會一直在我們肩上。

(We must remember our duty to Nature before it is too late. That duty is constant. It is never completed. It lives on as we breathe. It endures as we eat and sleep, work and rest, as we are born and as we pass away…. It will weigh on our shoulders for as long as we wish to dwell on a living and thriving planet, and hand it on to our children and theirs.)

由於當時雖然已經確認暖化現象的發生,卻尚未證實是由人為造成的,因此她宣示英國將持續在氣候變遷的研究扮演領導角色,並且強調了「預防原則」(precautionary principle):

但是「需要更多研究」不應成為推遲行動的理由。

(But the need for more research should not be an excuse for delaying much needed action now.)

藉此呼籲各國採取行動,包括更謹慎的使用能源及增進使用效率發展永續的替代能源把我們砍伐掉的森林種回來重新檢視工業過程,以及處理廢棄物的問題。此外,她也認為因應氣候變遷並不是保護環境的惟一理由:

 …….人們或許不同意排放二氧化碳到大氣層會造成多大的影響,但是每個人都同意,我們必須保持良好的森林與海洋,而它們也吸納了一大部分的二氧化碳。我們應該作出明智之舉,就算為了其它理由:為了森林的美,以及無數棲息於其中的物種,並且保護海洋中的食物鏈與自然平衡。

 (…people may disagree about the effects of increased man-made carbon dioxide in the atmosphere. But everyone agrees that we should keep in healthy condition the forests and seas which absorb a large part of it here on earth. We would be wise to do that for other reasons too: for the beauty of the forests and the infinite variety of species which inhabit them, and to preserve the food chain and the balance of nature in the sea.)

 

雖然柴契爾夫人當時在氣候變遷上做了許多正面的宣示並且採取行動,但仍有一些爭議:例如在1990年氣候變遷會議當時,她認為核能是因應氣候變遷的能源方案之一;此外在那場演講的13年之後,她也公開反對京都議定書,認為這個減碳機制背後的帶有政治意圖,同時稱讚小布希拒絕京都議定書的決策。

有些人認為柴契爾夫人當年之所以對氣候變遷這麼重視,是因為要利用氣候變遷的議題來幫助打壓工會。但平心而論,不論是真心還是假意,當年她確實做出了重要的宣示,而且還是很多政治人物所無法做出的宣示,例如直到現在仍有許多政治人物拿「還需要更多研究」、「缺乏相關數據」做為不採取行動的藉口,而柴契爾夫人當年就提出了「預防原則」。儘管十多年後的言論引發爭議,卻也無法完全掩蓋她在推動氣候變遷議題方面的貢獻。

過去我一直認為英美的政治保守派總是擁抱經濟自由主義的大旗,並且站在環境的對立面,但是看到身為英國保守派的柴契爾夫人對環境議題的重視(至少在言論上是如此),不禁讓我開始想要重新認識保守派。重新回顧她當年的演講後,我再次注意到這一段:

只要我們希望住在一個昌盛的星球,並且把它交給我們的孩子以及他們的孩子,那份責任就會一直在我們肩上。

(It will weigh on our shoulders for as long as we wish to dwell on a living and thriving planet, and hand it on to our children and theirs.)

我在這當中感受到一種「把環境視為財產,並且希望好好守護以傳承給子孫」的心情。雖然在這當中環境變成了一種為人所用的財產,卻依然有著對人(子孫)的保護與關懷。這樣看來,保守派和環境主義者之間未必沒有交集,保守派一樣有可能做出保護環境的行為,只是視野、觀點比較不一樣罷了。

然後,我猛然察覺了「保育」(conservation)和「保守的」(conservative)英文單字的相似度,對於保守派做出環保行為這件事,似乎也就沒那麼驚訝,而對於日後鼓勵保守主義者關心環境這件事,也看到了一線曙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